看好友戀習簿─有適合遠距離的體質嗎?

Resultado de imagen para WHAT IF MOVIE

最近看了小品電影「好友戀習簿」,電影成功傳達異性在互有好感又相談甚歡的相處之下,那日漸加深撓著心頭的曖昧,隨著對彼此的感覺越來越讓人confusing,不知該不該跨越過那條名為友誼的線,擔心著「線另一邊的那個人,是否也跟我有一樣的感覺呢?」不試試看,只怕就一輩子卡在階段中;試了,又怕這小心維持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會不會就灰飛煙滅…

網路上許多心得都沉浸在這種酸甜又曖昧的氛圍中,我當然也是看得嘴角都不禁上揚,那種未確認之前模糊卻又美好的甜蜜,任誰看了就會喜孜孜;這種小品的愛情電影,淡淡地刻劃人性細膩的情感,一直都很是我的菜,但在這種心癢癢的癮頭上,可別忘了那個女主角 她是有一個穩定交往的對象耶!!

這就如同好幾年前很夯的「我可能不會愛你」,程又青跟李大仁的曖昧讓人一路心頭癢到尾,每個人都是自己幻想中的程又青,深深相信也會有一位李大仁默默保護著自己,但 等等… 假設我們在現實之中是那個MAGGIE呢?!而且就機率上我們成為MAGGIE的機會還比較大欸!!

如果男女主角各是單身的情況下,這種友情愛情之間曖昧不明的界線當然讓人看得心癢癢der,但今天我比較想分享的是女主角的感情態度,不以劈腿批判的角度XD,也算是分析看看:也許真的有一些感情特質的人對遠距離戀愛比較過敏

遠距離是對於相戀的愛人一記重重敲在心上的錘,不乏看到許多穩定交往中的對象,在步入婚姻之前,可能有一些人生未完成的夢想(例如出國打工度假、留學),或者是就業上忽然的跑道轉換(外派、長期出差),這樣子的「改變」在兩人之間投下一枚震撼彈。伴隨而來的是擔心「該怎麼維持?」以及憂慮「會不會就這麼完了?」

但又矛盾,因為一段「對的感情」很美的地方就是:你在這個人面前,能夠有勇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為有他的愛,讓你感覺到無堅不摧;就如同給孩子足夠安全感的父母,孩子會更勇敢向外發展嘗試新事物,因為孩子知道就算跌倒之後,回頭一看父母也還是在身後守護。

那假設有一天你與你心愛的另一半終究要開始面臨遠距離的考驗,好友戀習簿我是建議不要看啦(欸),因為它是個反面題材,讓我就以下場景說明:

女主角的感情特質─檢視自己的感情特質
說穿了,女主角Chantry就是一個不適合談遠距離戀愛的女生XD
她所希望的感情模式在某些電影場景中可以看得出來,例如:

需要即時的互動─在夜歸回家,微醺的Chantry打電話給外派到歐洲的男友Ben,一頭熱地想要來一通調情的電話;可殊不知電話的另一頭會議正進行到一半,被迫中斷電話的Chantry躺在床上凝視著天花板,只感覺到深深的寂寞

男友一離開身旁就覺得自己的世界好像要毀滅─在Ben外派過後,Chantry跟她的紅粉知己Wallace見面
Wallace問說「那你男朋友都還好嗎?」
Chantry回說『對,他過得很好』
「那妳呢,妳過得好嗎?」
『噢…不…我過得不好 (語畢快哭) 現在跟你一起出來可以說是我社交生活中唯一的事情了』

把異性朋友當作自己的閨密,朝夕相處─不論是喝咖啡、逛街買衣服、晚上的熱線聊聊、甚至是在試穿間被洋裝卡住頭的時候,Chantry都是請所謂的「好朋友」進到試衣間裡,幫她脫下身上的洋裝…

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太懂得界線跟分寸的存在─在一次跟朋友的露營,Chantry跟Wallace在夜晚的海邊脫去了身上的衣服一起去游泳,在最後上岸時,兩人坦誠相對但刻意只抬頭看著頭頂上的月亮
Chantry說「Wallance,你看,我就看」
在月夜下,兩人終於鼓起勇氣看向對方裸露的身體,這一幕很像亞當跟夏娃的場景,兩人也才終於發現再也騙不了自己的心,這份感情已經超越了友情

但說實話,我覺得這上述種種的行為,若是在沒有好感的前提之下,是根本不會發生的;試想跟我再好的異性朋友,乾 要搞到看裸體這件事情,都馬是會覺得安捏母湯!

有一些事情就是挑戰人性的界線,什麼「男女之間難道真的沒有純友誼嗎?」、「難道日久就真的會生情嗎?」,這種千年以來連兩性專家都不敢掛保證的東西,因為我們本就是人啊,人性就是如此神秘又多變化的,那為什麼要拿你本該很珍視的感情來冒這種風險呢?就因為人心就是他媽的很難搞清楚,很多細節都可能在某個動作、某個TIMING下引起化學變化,所以身為真正的朋友才要懂得避嫌啊!

記得有一次我跟我一位好朋友在聊天,提到了我們共同的高中好友S交了女朋友, 我這兩位朋友雖是一男一女,但彼此也很要好,我大概是問了什麼「那你們最近還有一起出去嗎?(因為兩個都是電腦高手,所以很常一起去採買零件)」然後我朋友講了一句話,我當下真的在我心中的筆記本用螢光筆劃起來當作佳句,

她說:「就是因為是好朋友,所以要避嫌啊。」

對呀,就是因為是好朋友,就是因為希望自己的好朋友也幸福開心,所以才更會知道要避嫌啊!打著「好友」名義,可是卻因為自己「過於親暱的存在」而惹得自己的好朋友跟另外一半爭吵,這樣子真的是好朋友嗎?還是只是希望不只是朋友的偽朋友?

話說回來,所以難道真的很難存在成功的遠距離戀愛嗎?
我覺得這倒不然,端看每個人適合的感情體質,有些人就真的對於遠距離的不適感症狀能較輕微一些;
有些人喜歡的感情模式很注重「肢體上的接觸」,認為要能處摸到、能感受到溫熱,這樣子才有在一起的感覺

我認為適合遠距離的特質,有以下幾點:
– 對文字是很有感覺的人─對於「觸覺型」的戀人,一個「抱抱~」的文字是完全打動不了的;可是對於比較偏視覺型,很容易就能發揮想像力,感覺這個「抱抱」好像就真的活生生地朝著我們迎來 XD
你可以評估看看自己是不是對於文字很容易能夠「具體化」地感受那個情感/情境?

– 喜歡分享的人─遠距離畢竟相處的時間就很少,有時候一些生活上芝麻綠豆的小事情,若不用點心去品嘗,其實日復一日也就這樣子平淡地過去了;但如果對於一些小事情,很容易能夠引發一些感觸或想法,同時也是喜歡運用文字分享給另一半的人,就可以利用這個特點跟你的伴侶update你周遭發生的人事物、以及自己心境上的體悟,兩個人也比較不容易覺得「生活像是平行線」,而漸行漸遠

– 依戀特質、逃避特質、安全特質─我覺得搞清楚自己是什麼感情特質,超重要!這個網路上有許多判斷的文章,尤其推薦鄧惠文醫生對於這個議題的影片們,非常有幫助!
依戀特質的人如果遇上的逃避特質的,那我覺得怎麼樣都只會很痛苦!若還處在遠距離戀愛中,逃避特質只會讓依戀特質更痛苦!
搞清楚自己的感情特質,找到一個與自己相同特質,或者是安全特質的伴侶,來幫助我們在感情中更穩定地攜手前進
(在此我想要好好稱讚我的男朋友,謝謝他的安全特質,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有你真的很好♥)

– 不在意「即時」,只在意「交心」─ 遠距離戀愛,短則時差一小時,長則是日夜顛倒都有可能,像墨西哥跟台灣的時差13個小時,總是會有一方在睡覺時會整整6-8個小時失去聯絡,那傳訊息的當下當然就無法馬上得到即時的回應
但如果不在意「即時」,只在意能「交心」的訊息,其實每次醒來看到這些小留言,也會覺得開心 (真的很像交筆友的感覺哦)

– 尊重、將心比心─最後,也是不論是不是遠距離,所有的感情要成功的要素之一:尊重,以及將心比心
如果你真的看重這段感情,那所有會可能對你愛的人造成無法挽回之傷害的事情,你就不會忍心去做

結論
遠距離畢竟是一個過渡階段,而能有一個共同看得到未來/目標,是很重要的 (例如說幾年結束、接下來的計畫)
時時討論、時時分享,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未來規劃藍圖中,是有對方的存在的

遠距離是場仗,慶幸的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傢私已比數十年前要來得先進多,我們有發達的通訊軟體、即時的免費視訊以及各式各樣應用程式APP啦、遠端分享畫面可以一起看電影啦,但這場仗最重要的還是軍心

祝福我們都抗戰成功!

武漢肺炎下的墨西哥…到底是在幹嘛?

武 漢 肺 炎

最近把整個世界搞得烏煙瘴氣的四個字
2020年初回台探親時,我依稀記得新聞撥出「有疑似SARS案例的傳言在中國武漢流出…」,且為了不要引起恐慌,新聞主播用字都非常地小心,模糊地勾勒著這個「也不是太確定是否屬實」的病…

我在過年前夕沒幾天飛回墨西哥繼續我的上班人生,在桃園機場時還認識了一個黑龍江的青年,正在台灣讀研究所,說因為之前跟哥哥來台灣遊玩的時候很喜歡台灣,所以下定決心要來台灣生活個幾年看看,那個時候我們還聊著黑龍江的一月能有多冷、回中國與家人團圓的喜悅 (以及我必須工作的哀怨 XD)

在過年期間看著社群軟體上,親朋好友齊聚一堂的溫馨團圓畫面,一片祥和之感;於此同時,這波疫情也像個連環炮地雷般,一個接續著一個炸開,先是台灣首例確診了、武漢封城了、世界其他各國陸續有案例出現、接著要收假了可是中國全面封城、然後台股開紅盤時的重挫…. (巴菲特爺爺跟我們都一起經歷了六次美股熔斷了啊)

台籍同事們奔波各藥局,急著將口罩寄回台

那個時候遙在墨西哥的我們,完全不覺得有一天武漢肺炎也會燒到美洲大陸來 (遠望)
心繫著台灣的親友,我的同事們在周末奔波著各大藥局,買到的口罩通通是要想辦法郵寄回台灣給親友們使用
殊不知,老天就是愛捉弄人,原來角色互換僅僅是在一眨眼間的事情…
這次台灣的防疫跟口罩產線的加設實在讓國際驚呆 (我呆彎郎,我驕傲!),現在反而是我們這些異鄉遊子必須依賴親友們從台灣寄出的口罩來保護自己

疫情下的墨西哥人,在幹嘛?

大至墨西哥政府,一直到身旁的墨西哥人,對於防疫的態度依舊是令人火大的不重視

一直到兩個禮拜前的3月22日,墨西哥總統AMLO依舊鼓勵民眾外出用餐,呼籲各界降低對經濟造成的傷害,強調「武漢肺炎是可以經由保持社交距離來避免的」,而且還拿出護身符說這可以保護他
“no dejes de salir, todavía estamos en la fase uno… si tiene los medios para hacerlo, continúe llevando a su familia a restaurantes y comensales. Eso es lo que fortalecerá la economía " (我們都還只是在防疫的第一階段而已,不要打消出外的念頭,繼續帶你的家人上館子、去消費,這才是能夠促進經濟的方法)

PS. 墨西哥將防疫分為:
第一階段─境外感染者,預防措施為建議避免肢體接觸、注意衛生習慣、經常洗手
第二階段─社區感染,預防措施為保持安全社交距離、禁止大型聚會、停課、非必要性的產業停工 (不是性產業#)
第三階段─大規模境內感染,全境已有多起社區感染,防疫措施為自主性居家隔離、停班停課WORK FROM HOME;目前墨西哥尚在第二階段

Por Covid-19, AMLO presume amuletos; afirma que son “escudo protector”
對於武漢肺炎,墨西哥總統AMLO秀出號稱可以保護他的護身符

AMLO每天早上會召開晨會(conferencia matutina),並直播給全國看,但淨講些虛無飄渺的話,提到了「面對再大的挑戰,墨西哥一直都是非常堅強的民族,總是能繼續勇往前行,我們是千年以來偉大文明的繼承者…」(“Los mexicanos, por nuestras culturas, somos muy resistentes a todas las calamidades, siempre hemos salido adelante y en esta ocasión vamos a salir adelante, nuestro pueblo es poseedor heredero de culturas milenarias, de grandes civilizaciones en eso radica nuestra fortaleza”)
在整個晨會中唯一不見蹤影依舊是「實際的措施」;告訴企業應該要讓有慢性疾病的高風險員工回家自主隔離,但企業必須支付完整的薪水,那配套措施呢?紓困方案呢?總統又來一記詩人般的回應「…企業支付員工薪水,這是出於人道的考量,是展現團結以及友愛精神的時刻」(“… Tiene que hacerse por humanismo, por solidaridad y fraternidad”)

一而再、再而三地跟全國國民說「墨西哥已經超前佈署、目前的疫情狀況控制良好」,但是沒有提到政府的措施… 政府這樣子輕忽的態度,多少也影響到了人民對於武漢肺炎的態度,許是民情的不同,又或者他們真的沒有經歷過SARS的慘況?

CALL IN節目廣播上的醫生本該是教育聽眾如何正確注意個人清潔,但反而是提出「口罩會變成孳生細菌的溫床」這個論點,抨擊戴口罩的行為;我的墨西哥同事們偶爾開著武漢肺炎的玩笑,訕笑著說自己才不是中國來的;公司好不容易購買到口罩,發放給全廠員工時,也曾看到過墨籍員工臉上那不以為意的態度;大賣場裡依舊沒什麼人戴口罩…. 這就是他們的公衛觀念。

但也許也是我處的位置不是墨西哥的三大主要城市 (目前疫情最多的地方還是首都墨西哥城),所以感覺到人民的情緒較沒有那麼緊繃吧?

目前我的同事們為了自保,周末都已經不出門,住在廠區的宿舍中也算是變相的自主隔離了
只是這一齣鬧劇不知何時才能看到終點,墨西哥現在的情況僅是一堆未爆彈,在公衛觀念落後、又只開放有呼吸道感染症狀或者是曾與確診患者接觸過的人才開放檢測,短期看來人數只會倍數增加…

現在在公司,視野所及的人都被口罩遮住了大半張臉,好像笑與不笑的表情也沒那麼重要了
唯有在下班時,在走回宿舍的短短路途中,能摘下口罩,看著頭頂上的藍天,呼吸一下踏馬的為什麼都四月了還是很冷的涼風,只有這短短的一刻,才覺得有幾分自由的味道

希望世界攜手儘快找到解藥,我是真的很想健康地回台灣見家人呀!

第一次在墨西哥剪頭髮!/西文沙龍單字

我覺得經營這個部落格的好處就是,當你的生活無聊到一個境界的時候,你就會想辦法嘗試新東西去找到一個新的題材,and that’s what i am doing now XDDDD

最近的煩惱是我的頭髮怎麼總是蓬勃地生長,再加上我的髮尾分岔實在很誇張,一根頭髮上面會有四個白色的斷裂點…. 這….這根本就被判死刑一定要剪掉了啊XD

在墨西哥剪頭髮有什麼困難的嗎?
有!是有困難的!因為說不定越生活化的單字,我就越不會說!所以我在剪頭髮之前還要做一些準備呢!(現在學習的西文卡到一個瓶頸,就是為了想要加強自己的程度,所以反而一直逼自己看一下政治、科技的文章,但到頭來反而連生活基本的一些用詞要用西文講出來的生活反而都會卡住,想說「欸!頭髮分岔的西文要怎麼說啦!」)

所以這篇文章會同時分享我剪髮之前所做的「西班牙文沙龍用語整理」,還有我去剪頭髮的經驗~XD

決定要在國外剪頭髮之前,有兩個重點要準備: 第一個是心理準備,第二個是字彙準備;這兩個有其中一個沒有準備好,在心理層面上你都會覺得很挫屎XDDDDD

在真正要去剪之前,我問了身旁許多台灣女性同胞的意見,得到的反應如下:
A: 為什麼要那麼冒險犯難呢?再等等回台灣剪不好嗎?妳拿剪刀來,我幫妳剪!
B: 妳要修個髮尾而已是可以啦… 但我是都去洛杉磯剪啦…
C: 妳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就好

不得不說這些人真的有intimidate到我XDDD 但因為我真的對我的頭髮沒有說很珍惜啦(),剪掉分岔然後再長就是我get along with my爛髮質的方法 (欸)

此次找到的髮廊是我的男性同事們都會去剪的髮廊,所以 身旁沒有女性試過。

但上次陪同事去剪的時候,看到環境也還不錯,設計師再剪也是小心一點一點地修,同時也看到白領上班男性、小孩跟染髮的女性都是顧客,我想應該不會太雷才是,只是擔心他們從來沒遇過亞洲人的自然捲髮質

這次選擇的髮廊 PRIVILEGE SALON, TIJUANA
不僅美髮服務,也身兼美甲/修鬍子的沙龍,右邊的設計師就是等會兒幫我服務的設計師
有夠厭倦綁一隻馬尾,在等待的我XD

洗髮
說到洗頭髮,那個舒適度跟爽度真的不能跟台灣比!!
首先,不知道是我遇到設計不良的沖水椅還是怎樣,我放置頭的那個水槽跟我的躺的椅子,那個斷層高度我真的覺得是太平洋板塊跟歐亞大陸板塊吧
本來很希望設計師能夠好好幫我洗久一點,殊不知我的脖子真的超酸,酸到我後面都默念希望趕快結束
再來就是,我多希望她的手指頭伸進去我層層的頭髮叢林裡面好好洗去我頭皮的油脂,可是看來洗頭髮就真的只是 洗 頭 髮,我的頭皮完全沒有被碰觸到XD
當然也不用幻想什麼按摩之類的XD

最讓我訝異的是,我的洗頭水是冷水XDDDD
(可是我朋友去剪的時候,是有熱水的!)

吹頭髮
墨西哥女生非常喜歡早上頂著一頭濕淋淋的頭髮來上班,男生甚至會覺得這樣子頭髮濕淋淋的 很 性 感 (扶額)
墨西哥婦女懷孕生完小孩子之後,也是一頭濕淋淋的頭髮趴趴造,她們大概會很難想像台灣坐月子一個月不洗頭的文化吧?

所以我被洗完頭髮之後,造型師拿起了吹風機大概吹不到三分鐘就罷手,我的頭髮依舊濕漉漉
此時我會心一笑,我就看著她說「我不是純正墨西哥人啦,可以幫我吹全乾嗎哈哈哈」

費用
此次剪髮+洗髮費用,登愣登愣登愣登愣….
200 peso!換算成台幣(匯率1.6)大概是323元台幣!
我覺得這個CP值還是超高的~因為你隔一條邊界到美國去,剪髮+洗髮費用就是從40-50美金起跳囉!

小費
這是我剪完回來之後去查才發覺原來有小費文化!
讓我整夜耿耿於懷好想回去付設計師小費QQ 畢竟you know,這邊的薪資水平也是甘苦人的程度QQ
付不付小費並不是強制性的,但如果你對於設計師提供的服務跟技術感到滿意,非常歡迎付總消費金額的10%-15%當作感謝設計師喔!
可以直接把小費交給設計師就好了~

剪頭髮西文單字分享
剪頭髮 tener un corte de pelo
剪分岔 cortar las puntas (del pelo)
剪層次 pelo en capas
打薄 quitar el volumen
齊的、不剪層次的 sin capas/ cuadrado
瀏海 flequillo
洗髮 lavar el pelo
長度 longitud
做造型 燙髮(拉直)/ 弄捲 planchar el pelo/ rizar el pelo

TIJUANA哪裡剪頭髮呢?
PRIVILEGE SALON TIJUANA
地址: Paseo del Río 16220 1 D, Rio Tijuana 3ra Etapa, 22226 Tijuana, B.C.
臉書: https://es-la.facebook.com/Privilegesalon/

整體來說我是很推薦的哦!
我的設計師(應該)叫做ZUMIKO,是一位很高很壯(欸)的女生,外表看起來好像有點華人血統,但求證本人之後她是100%純墨西哥人(看不出來冏)
剪頭髮之前我會跟她說我想要的長度、目的是什麼(例如說剪掉分岔),並秀給她看我找到的參考圖片
她也不會大刀闊斧讓我懼怕一下子就剪掉很多,算是一點一點慢慢修,像她修的長劉海我就還頗滿意~
這間店的服務也算不錯,男女客人都有,一進門就會問說是否需要咖啡或茶水,同時也有在經營美甲服務哦!

如果想要試試看在墨西哥剪頭髮,無懼旁人的唱衰XD,那就來這邊試試看吧~
反正去到美國價格五倍跳,也不一定就剪得比較好哈哈哈哈

最後附上一張不露臉前後對照,我又變回短髮啦~~

墨名其妙的墨式西文-新學到的expression

拉丁美洲的西文跟西班牙的西文非常不一樣,這一點身為西文的學子應該都略有耳聞過,除了口音深深地不 一 樣、用字深深地不一樣,人稱部分,在中南美洲是沒有在使用vosotros (你們) 這個概念跟動詞變化的哦,只要是複數的第二人稱,中南美洲通通都用ustedes(您們), 就算對一群小孩子也是用ustedes(您們) 喔!

來分享一下我在展場時,同事教我的墨式expression (而且有些還是只限定某些特定地區的人聽得懂哦)

– ¡QUÉ PADRE! (墨西哥通通適用,而且超愛用)
  這是最典型墨西哥人的expression了,¡qué padre!
PADRE原本的意思是「父親」,可是在這裡反而變成了「太棒了、超讚的!」,等同於 ¡QUÉ GENIAL, QUÉ MARAVILLOSO! 再更誇張一點,還會用出最高級 ¡PADRÍSIMO! 我前幾年第一次來墨西哥的時候還覺得到底為什麼一興奮就要一直叫爸爸….

– MANDE
  這個expression我在厄瓜多也常常聽到!當聽不懂人家講的話,需要請人家再重複一次、或者是接起電話那個「喂~」,通通可以用¿MANDE?
動詞原型來自於MANDAR (命令;指揮),使用命令式第三人稱「您」的變化就成了MANDE,有一種「請您下命令給我~」的感覺,有時候我都覺得這些expression真有之前被西班牙殖民過的痕跡耶,前面提到的vosotros(你們)跟ustedes(您們)的概念也是

– ÁNDALE
  我常常在同事電話的結尾聽到這一句ÁNDALE,對話當中當你講出了什麼精闢的論點、或者是確認某件事情,同事一句ÁNDALE意思就是「就是這樣!這就對了!你抓到重點了!你就去做吧!」;或者是已經快要來不及,叫人家「快一點啦、快一點!」也可以用 ÁNDALE,就類似英文的come on!、hurry up!、that’s it!
動詞源自於ANDAR (行走),用於第二人稱「你」的命令是變成ANDA,可是為什麼接在後面的反身動詞不用te (第二人稱的反身代名詞) 而是用le (第三人稱的反身代名詞) 呢?網路解釋是這樣的…

¿Por qué se le pone el “le" al final? (為什麼最後是放le呢)
Es una costumbre muy común en el lenguaje informal en México para muchas expresiones.
就單純因為這個是墨西哥很常見的非正式口頭禪啦XD

– ¡NO MAMES! (粗魯用法!)
  所有粗魯用法都是墨籍上司奧斯卡教我的 (莫名其妙)
這只能用在朋友跟朋友之間,而且是滿粗魯的,翻成中文大概就是「賣靠腰啦~」這種感覺,奧斯卡給的真實情境劇教學,就是之前我的墨級主管瑪黎娜跟駐外倉庫的阿弟仔要資料,結果弟弟居然回她說「NO MAMES賣靠腰啦…我正在找」冏!
也有"DON’T FUKCING KIDDING ME"的意思在

– ¡VÉTE A CHINGADA! (粗魯用法!)
  KEY WORD就是CHINGAR,只要看到這個字,就是粗話;使用時機例如就是你親近的朋友很白目,一直在鬧你,你被激怒到不爽,希望能夠dejarme en paz (讓我靜一靜),就會怒說 “¡véte a chingada!",véte是「你去」的命令式,語氣非常地重喔~翻成中文大概就是「滾去旁邊啦!」的感覺,可是因為多了chingar這個很百搭(欸)的粗話,所以就…更不禮貌,有種「死去那邊啦吼!」的感覺

– QUE CHINGON! (粗魯用法!) / ¡ERES CHINGONE! (莫名其妙這邊是讚嘆)
  QUE CHINGON可以用來形容一個情況很不討喜啦、很讓人不爽,可是如果對方看著你,眼神閃閃發光地對你說 “¡ERES CHINGONE!" 意思就莫名其妙變成讚嘆,以中國用法來形容就是「欸,你真是太牛逼了!」XD

– ESTÁ CURADO/A!
  CURAR,動詞原型原本是「治癒某種疾病」,可是這種用法只有在提華納在用,當有人說某件事/人很curado/a的話,代表是「好相處、很可愛、很討喜、有趣的」

– ¿QUÉ ONDA?
  學習西班牙的西班牙文時,問候對方的時候通常是說 “¿Cómo estás? (你好嗎)" “Qué tal? (怎麼樣啊~也是問好的意思)",可是墨西哥卻很常使用 “¿QUÉ ONDA?" = WHAT’S UP BRO!

西文博大精深,反正上面講的字眼在平時工作場合能用的不多(欸XD),算是做個小筆記吧,以後有學到新的(希望是認真的字XD)再繼續補充~

外派第一個月-勒馬要堅強啊

在台灣的時候我一直覺得自己說話直接、個性外放,當初在選擇抉擇是要就讀西文系還是法文系的時候,同學甚至一句「選西文系,法文系的氣質感覺就不適合妳」作為致命一擊的回答後(我都不知道同學是認真幫我想還是只是想要拐著彎罵我),我一直覺得自己大概是半個拉美人,對於拉美環境應該不費吹灰之力就很適應。

來的這一個月,我發覺我錯了。

以前也曾遊歷過數個拉美國家、也出差過接觸拉美人,但原來出差也好、旅遊也好,真的還是與「居住」在這個地方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語言不夠純熟造成的距離感
歸根究底,造成這種挫敗感我相信最大的因素還是源自於對於語言的不夠純熟,以及「接受現實吧,你們真的就是屬於不同文化的人。」

語言這方面,在這一個禮拜出差去參展的過程中我可是深刻體會,每天都要跟不同的訪客交談,可對於我而言,每一次的交談過後都是深深的沮喪感,因為實在是太多聽不懂了,因為:
第一、才剛來第三個禮拜,而讓我準備產品資訊的來源只有目錄,所以會有很多其他資訊不齊全的地方,總是無法回答客人的問題,或者是想盡辦法要回答,可是後面交手給資深同事的時候才又發覺自己搞砸答案OTZ

第二、我的西文就還不夠好。也許你們會覺得很奇怪,之前我不是出差,上一份工作也用了近兩年的西文,但我學的西文可以自理生活以及出差、處理工作間與同事的協調、可以應付客服電話(也許要多撥打幾次想辦法重聽XD) ,但我使用的都是滿直白的口吻,但這次參展才發覺「靠邀,客人只要一婉轉講起話來,我會抓不到要問的重點倒底是什麼!」
就如同中文的「你幾歲?」VS「你今年貴庚」的感覺一樣,客人越拐著彎把句子講得越來越長、越來越委婉、我的眼神就會越來越迷惘阿QQ
而且用字真的是博大精神,以詢問「桌子尺寸」這個字為例,我懂tamaño (英文的size)、diamétro (英文的diameter),但客人用到circunferencia (英文的
circumference),我就?????

這感覺除了多碰壁多吃字典外,真的還是沒有其他解OTZ
但還是得要在幾分鐘之內藏起喪氣的感覺,再繼續跟下一組對決,可是越碰壁就越沒有自信,講得就越差,連彈個舌頭都顫不起來(撞牆) (這不是我最擅長的才藝嘛!!)

文化不同這方面,我當然不是指說不同國籍之間就應該把彼此分割出來,學習一個語言其實就是在認識另一種文化,我們可以駕馭另外一種語言跟其他文化的人溝通,但是當我的同事可能學吳宗憲的梗在笑、學豬哥亮走路的時候,我若不是身為台灣人是不會知道的,畢竟,我們就真的不是從小陪伴著這些文化長大的,再加上會有很多的雙關語、很多甚至是教育上不同的價值觀,當然分享不同的文化衝擊超促咪,可是若是在公事上的時候,有時候就會覺得很offended或者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哼哼的感覺,然後就會有莫名其妙哪裡來的孤獨感油然而生 (對!因為我就是連對朋友都無可救藥追求深度對話的人)

終究還是有我愛的人的地方才是家
小時候覺得自己嚮往國外,但後面發覺,那些我在意的人、陪伴我成長的人,都在台灣,而有他們的地方對我而言才是家,從決定要外派到現在剛剛滿一個月,我一直很感謝我阿母還有陳姓少年,他們給我的莫大支持都是讓我這顆爛草莓還能堅持下去的最大動力,我會加油的啦!

「 他鄉的蜂蜜比不上故鄉的清水,月是故鄉明、水是故鄉甜 」
這句話總會在某些獨自思考的夜晚裡深有體會 (拜託鄉親,可以來一碗麻辣清蒸臭豆腐湯讓我解解鄉愁嗎,懷念跟陳姓少年一起窩著吃的感覺QQ)

外派的最終目標就是不要忘記你在決定接受這份工作之前,「要的是什麼」
我覺得外派是一個很容易迷失的環境;通常台商提供到東南亞或者是中南美洲的外派,住宿跟公司都是在同一個地方,很容易就變成週一至五上班、週末因為悶了一整個禮拜,通常就是從美食/SHOPPING/跑BAR之類的活動進行紓壓,我有聽聞同事的趣味就是這個禮拜去購物、下個禮拜跑去辦退貨,以此循環…… 更慘的是工作上的事情一日度一日,可是在業餘的活動卻很活躍,除非你是勵志要成為異國美食胡天蘭,不然若等到了有一天膩了外派工作可能要回台灣銜接職場的時候,可能只會更慌張….

因為你已經習慣了外派稍高的薪水、但想要逃離外派的環境,卻又只在外派的生涯中盡情享樂,而非把正事做好,提升專業技能。

這一點我也很引以為戒,離鄉背井出來都是希望自己能夠更有所成長,所以外派的宗旨就是「不要忘記你決定犧牲這麼多之前,為得達成的目標到底是什麼?是什麼讓你得到國外的環境,才能帶走的經驗或者是能力?」

共勉之。(請再我久久未更新的時候鞭打我,因為經營這部落格也算是我的目標之一XDD)

墨西哥人的baby shower

  第一天得知要參加老墨的BABYSHOWER,是在收到這張同事親手做的卡片,難怪我看這同事整個早上一聲不吭,原來是超認真在做手工藝XDD

同事親手做的卡片,我有把小孩名字馬掉啦XD

這次的主角新手爸爸名為卡洛斯,嗯…不要問我他怎麼樣,因為菜鳥如我也還沒跟他說過話XD

每個人都會有一張邀請卡,定睛一看才發現底面還是不同顏色的,雖然簡單但實在很有心,手殘如我還不知道做不做得出來XD
每個人還募捐了50元墨幣,是要買慶祝蛋糕用的,這種新生禮可以說是跨部門的大事齁,不論你生前(嬰兒出生前啦XD)跟爸爸到底熟不熟,感覺都還是要意思一下致個意

本來以為只要分攤個蛋糕錢,大家聚在一起分享慶祝初為人父的喜悅,殊不知前輩一句「要送喔!不然到時候會很尷尬喔!」才讓菜鳥我赫然發覺「原來老墨嘴上不說,各個都是會準備禮物又包得超精緻的啦!」

當天,一走進慶祝場地,看著包裝精緻的禮物一個一個擺在桌上,旁邊是一個訂製蛋糕,用奶油劃出小嬰兒的名字還擺上一個沉睡中孩子玩具,上方還有氣球裝飾,牆上貼著的是新生兒的名字,看到真的很驚艷耶!覺得好溫馨!
對於亞洲人而言,如果同事這樣子搞的話會覺得滿意外的XD

同事們為卡洛斯布置的慶祝會場,卡洛斯走進去之後還被請出來XD
這蛋糕搞成這樣子超溫馨啊 (只是口感略粗像發粿XD)

  整場氣氛就是場同樂會兼拆禮物大會,平常上班吃食簡單的老墨們訂了CARL’S JUNIOR漢堡薯條進公司吃,平時為期20分鐘左右的吃飯時間,也順理成章沾沾喜延長至了一個多小時。飯飽之後,迎向今天的重頭戲:拆禮物 兼 偷看別人到底送了什麼大賽 XDD

  這場拆禮物的過程我覺得實在太像國小上司令台領獎的模樣了XD
當卡洛斯拿起某個禮物之後,下邊的人就會唱名起鬨說¿De quién es? (這是誰的~這是誰的~),送禮物的人要出來自首,然後就要跑到主角旁邊共執禮物一起拍一張合照…. 這跟國小頒獎有什麼不一樣!!XDDD

然後你送的禮物就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打開,你會同時在意著主角的表情,以及台下眾人是否發出驚呼的聲音,但其實我身為台下眾人的一份子,我覺得吃飽喊燙這件事情頗有趣,所以不管禮物是什麼,我都很沉醉在大喊¡Qué lindo! (好美喔!)或者是所有「哦~啊~」的狀聲詞中XD

我自己送的是一個玩偶的造型小背包,這樣子的小背包其實送下來其實都要台幣700-800,實在有點爆預算,希望短期之內不要再有人生了XD

卡洛斯這次的演出(欸)我給出不錯的分數,至少在拆我的禮物時,那雙眼睛瞪大得很真實哈哈哈哈

今日主角卡洛斯 with 我的禮物,依舊有保護當事人XD

  此次禮物統計:
‧小毯子 (cobijita) N條以上 (超多,都開玩笑說嬰兒一天可以換一件了)
‧嬰兒肥皂/沐浴乳 N個
‧新生兒連身衣 N套
‧嬰兒洗澡盆 1個
‧尿布 4包 (但我覺得這個非常實用,數量再增加也不無小補)

有鑑於以上數據的統計,我覺得我送的小背包跟我朋友送的小女生澎澎連身裙非常地別出心裁,反正也都是禮物,只是孩子晚點用到就是XD

當然,也有台籍同事壓根完全要買禮物這件事,趕快拿了紅包袋塞了美金/墨幣,也當作是剛好台灣過年的傳統,沾個喜氣,錢又實用;只是比較讓我意外的是… 老墨居然連紅包都差點在眾人面前開箱點數,讓台灣人大驚,倒也不用什麼都要拆開吧!!!XD

最後卡洛斯的感謝致詞忍得許多女生都感動到哭了,大喊著「喔~我也想要一個BABY SHOWER」,哎呀~那得先生一個孩子吧XD

人生第一次參加老墨的BABY SHOWER就這樣結束,滿是溫馨,走回辦公室時發覺只剩下三個小時就下班,這又更讓人覺得心情輕飄飄的科科… XD

走針的Vicky送暖

  Vicky是報關部門的一個墨西哥同事,她的眼睛大大圓圓的,身材也大大圓圓的,是個很可愛的阿姨,孩子已經國中了,報關的主管毛哥常常提起有一次Vicky在她孩子放長假的時候帶過來公司幫忙打雜,算是實習一個禮拜,免得孩子在家也只是打電動跟耍廢,但孩子也爭氣,在那個禮拜當中做事勤快,小小年紀又在這樂觀的民族中,有此表現實屬難得;對於身為媽媽的Vicky能有這樣子的決策,我也深表贊同。

  Vicky是第一個跟我搭話的墨西哥同事,某個早上她在廁所裡看到我洗完手之後凍得要命後把我帶去她溫暖的部門,報關部因為有大扇落地窗,至少外頭的陽光進得來;同時,報關部門不僅是環境較溫暖,氣氛肯定也是辦公室裡最熱絡的一群,一踏進去就聽到RADIO撥放著動感的音樂,讓人上班都想搖咧搖咧搖咧。

很難想像在墨西哥北邊的冬天會那麼冷吧?至少我就完全料想不到,我在出發來墨西哥前雖查過了氣溫大概早晚會在13度上下,中午會到了22度 ,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不知道我們辦公室以及宿舍會那麼冷啊!XDDD

而且平均溫度真的只是平均來的,在墨西哥已度過好幾個只有6-8度的早晨跟晚上;我在台灣南部靠著層層夏季短袖跟外套堆疊的過冬穿衣法則,根本沒辦法抵擋低於10度的氣溫;Vicky見到我的那天早晨,我北七般穿著白色小白鞋,那個白鞋讓我的雙腳之冷,我坐著都覺得下半身已無知覺 orz

  Vicky帶我進去部門之後,就跟我說「妳的下半身太冷了呀!要穿厚襪子,或者是刷毛的褲子,這樣子才不會冷」她掀開了她褲子下厚厚的刷毛還有穿在腳上那毛茸茸的襪子給我看,然就接著說「我家旁邊剛好就有一攤在賣襪子的,不然我幫妳買,明天就拿給妳」

面對這溫暖的offer我當然心生嚮往,可是看著襪子那平時我不碰的鮮艷設計,少女想要買好看衣服的心又不能隨便妥協。我謝絕了Vicky的好意,跟她說「沒關係啦,妳也知道的,女生都喜歡選擇買自己喜歡的樣式,我有一些長的襪子,我以後可以穿啦」

但是Vicky很堅持哦,她說「對,女生喜歡買自己喜歡的樣式,可是 黑色跟什麼都能搭啊!(pero el negro conviene con todo!)」

就是這一句「黑色跟什麼都能搭啊!」完全說動了我,溫暖又百搭的襪子,我滿腹期待地希望Vicky明天就幫我買來吧!

翌日

  隔天早上我還沒坐到位置上呢,毛哥就過來跟我說Vicky在找我,她手裡提著要給我的襪子。哇!我超開心,覺得這效率又快又好,覺得Vicky真是個超級大好人啊!

我以為我收到的襪子會長這樣:

但原來我收到的襪子長這樣:

…..說好的百搭黑色、el negro conviene con todo呢???XDDDD

  Vicky笑著對我說「黑色都賣完了嘛」
我又好氣又好笑,實在很想問說可不可以換黑色的呢,因為我的穿搭當中,實在找不出任何一套可以跟小桃紅襪襪配的衣服XD

我堅持要付給Vicky襪子的錢,但她跟我說「不用啦,下次妳回台灣的時候買個小禮物給我就好!」

對於這個提議我欣然應允,嗯,我寧願買個小禮物送妳,可是我真的不想要付這對襪子的錢啊,Vicky妳的送襪記,怎麼可以走針成這樣呢?XD